服务故事

立磨磨辊油品变稠问题现场调研及解决方案

日前优润工程师收到客户微信咨询,磨辊里放出的油怎么变稠了?

单从照片看,油脂确实变稠了,经优润技术部讨论是初步认为有可能混入了其他杂质,且较大可能是水泥粉尘。为了进一步确认问题所在,优润工程师连夜赶到水泥厂做现场调研并给出解决方案。

现场调研

到水泥厂现场,与设备部长及负责的工程师交流,目前立磨磨辊使用的是优润合成油,近期检修发现油品变黑和变黏稠。之前也发现其他辊子油品变黑,但是没怀疑油品质量问题,现在再次发生油品黏稠的问题,因此怀疑油品质量有问题。


从设备部几个负责人的态度看,他们内心认定是油品的问题。现在需要找突破口,经过反复触摸问题油品,优润工程师发现油品没有明显的颗粒物,整体比较细腻,但是现场有个细节引起注意,那就是手动加脂器及密封脂油桶(下图)

齿轮油比较像0号的润滑脂,和客户确认磨辊轴承打开后,没有明显的损伤,一个念头从优润工程师脑海里面闪过,是不是混入了密封脂?和客户再次确认立磨磨辊密封采用某牌3号锂基脂,加脂周期较为频繁为1次/周,这更加加强了工程师的判断。

和客户交流是不是混入了密封脂,但客户还是不能接受这个观点,不过从客户语气中感觉到开始动摇一开始时的态度,优润工程师提出是否可以进一步化验一下油品的相关指标的建议,这时客户也开始接受这个建议。

接下来需要做的是收集好以下三种样品

1、新油的样品

2、问题油样

3、密封脂


油样化验、问题分析及解决方案

前面现场调研部分讲到,有可能混入了密封脂,既然怀疑是混入了密封脂(锂基脂),那么我们要去如何分析呢?以及给出解决方案并为客户解决最终问题。

首先,要明确采用什么手段来分析?分析新油是什么成分,问题油样是什么成分?

基于对产品的了解,我们知道锂基脂里面必然会含油锂元素,但是齿轮油的添加剂中,抗氧化剂、抗磨添加剂、极压添加剂等都不会含有锂元素。

因此问题的突破口是检验油品中的锂元素,是否含有锂元素,成为这个问题的关键。

经过第三方权威机构检测如下

新油的化验结果

问题样品的化验结果


从上面两个表可以看出,新油样品取自现场批次里面不含锂元素,从检测报告可以发现,而问题样品里面却含有大量锂元素!!!那么锂元素来自哪里???


同时还需要关注铁元素超标,轴承滚子与滚道可能磨损,铜元素、铬元素、锡元素可能来源于保持架的磨损,硅元素可能来自外界粉尘污染,钙元素可能来自某牌3号锂基脂(见下表锂基脂化验单)

现场取的某牌3号锂基脂


很明显合成油的锂元素和钙元素来自于锂基脂,其中锂为稠化剂,钙为极压剂,其他铁、铜、铝等元素为取样桶的油脂不洁净造成的。


到了这里,还有2个问题需要解决,那就是密封脂如何进入到磨辊轴承油里面的?磨辊密封脂可以随便用锂基脂吗?


轴承润滑区域,密封脂保护密封橡胶不被油溶胀,同时密封脂不能与橡胶反应,而且还要长期耐受120-150℃

为了解决这2个问题,工程师建议客户采用优润的特种密封脂 ET Fluor 72 。

这是一款高性能全氟润滑脂,具有非常优秀的抗氧化、耐化学及耐高温性能。连续工作最高可达280℃,极限工作温度可达300℃左右。

与大多数橡胶、塑料材料相容;具有极好的高温稳定性,可以耐受绝大多数化学品及溶剂,氧化作用影响非常小,适应长时间的润滑周期,挥发损失极低。适用于各种极限温度与苛刻工况下,需要长效润滑与密封的部位。

使用ET Fluor 72的加脂周期为3个月/次,每次油脂量约为50ml,因此完全不需要添加如此大量的锂基脂 。

针对磨辊油变黏稠的问题,客户已经接受解释,并且和加油工约定加脂周期和数量,但是还有一个疑问没有解决,就是元素分析中铁元素达到1705mg/kg,这个指标是不是超过警戒值?

这个问题的回复之前,我们要了解润滑脂到底是什么?

根据定义润滑脂包含①基础油 ②稠化剂 ③添加剂,由于稠化剂的存在,它是一种凝胶态的物质。目前世界上关于润滑脂的状态判断没有统一的认识,但是我们可以参考一些知名企业或行业标准来分析。这样可以解释问题油样(状态像0号脂)中反馈出的轴承磨损是否真的超过警戒值。

日本铁道综合研究所提出的轴承润滑脂管理基准值


瑞典SKF轴承公司推荐的润滑脂报废标准


因此对于重载轴承来说,目前铁元素的含量还没超过警戒值,但是需要保持关注。